中源协和减持背后:实控人为“监守自盗”买单_网易财经
左手倒右手,这笔钱或许已经流入了李德福自己的口袋中 (原标题:中源协和减持背后:内控机制混乱,实控人为“监守自盗”买单) 出品 | 每日财报作者 | 淇子中源协和6月12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德福先生计划于2020年7月8日至2021年1月4日期间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7万股,计划减持比例不超过0.06%。据公开资料显示,公司副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李德福先生持有公司股份109万股,占股比例达到0.23%,而与此同时,李德福先生与其一致行动人德源投资,银宏春晖共同持有公司股份9092万股,占股比例达19.42%。针对中源协和6月13日发布的这一公告,难免引人思考为什么李德福要集中竞价减持股份,官方给出的理由是简简单单六个字:个人资金需求。但是这六个字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是债台高筑急需用钱?还是要“低买高卖”玩套现的把戏?更或是为“监守自盗,暗度陈仓”买单呢?拨开云雾,接近真相其实早在2014年,中源协和副董事长李德福就曾陷入内幕交易风波,这次的集中竞价减持不得不让人猜测其动机是否有投机心理,高价卖股以满足官方提出的“个人资金需求”。中源协和的股价自2015年上市以来到达最高位每股79.58元以来,就没有再高歌猛进,而是长期走低。2016年以后,中源协和的股价基本在20元上下波动,直至6月15日下午14时,其股价为23.11元,整体涨幅也较平稳。通过观察与分析中源协和平稳的股价走势,实控人李德福高价套利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公司负债触及警戒线,需要减持股票回笼资金呢?《每日财报》查看公司2019全年与2020年一季度财报发现,中源协和的负债率与资金流动率并没有亮出红灯,其中总负债这一指标从2019年三四季度到2020年一季度连续下降,就目前各项数据表明,中源协和的现金流并没有遭受重创,负债率也没有面露难色,那么减持股份的原因究竟是什么难言之隐呢?图片来源:同花顺财经明修栈道,暗度陈仓2020年5月25日,财务总监王鹏在4月份的财务报表中发现一笔巨额资金流动交易记录,在2020年4月27日这天,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执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执诚”)与深圳市中源协和生物治疗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深圳公益基金”)发生一笔2000万元的往来款,构成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而2000万元可不是个小数目,占公司归母净利润比例为40.25%。鉴于该资金流数额比较大,财务管理中心将此笔款项告知公司董事长龚虹嘉。龚虹嘉立刻感觉到这件事的严重性,立刻安排董事长秘书会,财务管理中心以及内控审计室对资金流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发现,这笔巨款是时任总经理的李德福先生在2020年4月27日以往来款名义批准全资子公司上海执诚支付给深圳公益基金2000万元。很明显,这笔资金的交易既没有遵守公司内控制度,也没有走公司董事会审议流程。其实答案已经呼之欲出,李德福的另一层身份就是深圳公益基金的理事与实际控制人,因此有市场质疑左手倒右手,这笔钱或许已经流入了李德福自己的口袋中。真相昭然若揭,副董事长李德福也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据公司方面表示,李德福已经签署个人承诺书,承诺会严格监督深圳公益基金会在2020年6月30日前足额归还上海执诚2000万元本金,并且其个人承诺对该款项按期足额归还承担个人无限连带责任。这样一看,副董事长李德福近日的一系列慌乱的组合拳也就有了出处,故事的谜底也不再扑朔迷离,无非是通过减持股份回笼资金,补上自己捅破的大窟窿。内控改革,迫在眉睫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高层,竟然能近乎明目张胆地转移公司资金,资金竟然能成功被转入深圳公益基金的账户,这都让人不禁质疑中源协和目前的内控机制与审计流程的严谨性与完善性,这次资金转移危机也给中源协和的董事会成员以及相关部门人员敲响了警钟,究竟如何弥补机制漏洞,筑起内控高墙是维护公司利益的当务之急。俗语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但其实内院失火,才是动摇社稷的根本。内控管理一直是各大企业非常重视的机制,很多公司不惜重金聘请咨询顾问谏言献策,只为了实现企业内部职责分工明确,审批检查严格以及财务信息真实等,因为只有时时自查才能保证公司良性运行,防范未然。想必,在经历此次资金转移的危机后,中源协和董事会以及管理层也该意识到内控机制需要改革了。目前距离还款仅有14天,李德福要卖股票筹钱恐怕时间来不及,毕竟公告披露的减持时间是从7月8日开始,那么,李德福要想在短期内筹到2000万元,恐怕还有一番折腾。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